山海之声
VIP
VIP
  • 注册日期2015-05-10
  • 最后登录2020-12-02
  • 粉丝55
  • 关注0
  • 发帖数1455
  • 铜币13657枚
  • 银元21个
  • 古雷网会员
  • 忠实会员
  • 原创写手
QR code
点击微信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阅读:249回复:0

[闲谈生活]听月亮奇妙猜想,逢闲聊意趣无穷

楼主 #
更多 发布于:2020-11-10 09:09
听月亮奇妙猜想,逢闲聊意趣无穷
蔡汉以
2020-11-10

(来源:未知世界)扑朔迷离的月球大约在15000多年以前,一艘来自宇宙深处的外星人飞船--月亮宇宙飞船,突然拐了一个弯,驶进了太阳系,并降临地球近地轨道,悬浮在中国西北部地区的上空低得仿佛一踮脚就可以摸得着,传说中的“神”驾临了地球。这不是科幻,而是事实。
天--月假设。神话中的“天”,既然是一颗曾经离地球很近的巨大星球,那么它究竟是谁呢?在现在的天空中是否还可以找到它呢它与人类现在的生活又有什么样的关系呢?在中国西南瑶族地区,有一则古老的传说:在远古的时代,天上只有太阳和星星,却看不见月亮,那时的夜空漆黑如墨,每当夜晚降临,大地上就被恐惧笼罩,人类和其他动物一样都躲进自己的巢穴。有一天晚上,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热烘烘、七棱八角的大山一样的东西,它不圆不方,像一块巨大的石头,放射着毒热的光芒。瑶族人的这则传说讲的就是月亮的来由,月亮是在某一天突然出现在地球上空的,当时已经有了人类。瑶族的这则传说有几分可信程度呢?
瑶族的这则传说很神奇,可以肯定的是,它是近距离观察月球的结果。大家不妨试想一下,如果我们现在有能力,将月亮从384400公里处拉近100倍,那时站在地球上看月亮会是什么样子呢?我们用肉眼就可清晰地看到月亮上各种各样的环形山、山脉、山谷、平原。而且,在这样的距离上,月亮的山脉是向外突出的,这难道不是传说中“七棱八角”的描述吗?再试想一下,在这样的距离下,你能感觉到月亮是个球体吗?不能,因为,月亮直径3476公里,它太巨大了,有谁站在地平线上,可以感觉到地球是个圆形的球体呢,所以,传说中“不圆不方”的描述是十分准确的
因此瑶族的这则古老的传说我们认为有很大的真实性,否则在没有现代化仪器的古代,这种想象是不可能出现的。结合在上一章我们对神话中“天”的剖析,对甲骨文天字的解释,瑶族的这则传说与中国古代神话、古文字所反映的是同一个内容,“天”是一个有形有体的星球,“天”就是月亮。这样看来甲骨文和金文--天字,不但是有道理,而且是太形象了。
上古神话传说中“天”就是现在的月亮,这就是我们的假设。在中国“天”神话系列中,还有大量“天梯”的神话,这类神话可以作为我们假设的一个重要补充证据。所谓的“天梯”就是连接天与地之间的中间物体,在神话中它有时是高山,也有时是大树。美洲印第安人的神话说,连接天与地的是蜘蛛网,这也算天梯神话的变种。赫胥黎《进化与伦理学》中讲了一个故事:有这样一个有趣的儿童故事,名叫‘杰克和豆秆'。这是一个关于豆子的传说。它一个劲地长,耸入云霄,直达天堂。故事中的主人公,顺着豆秆,爬上去,发现宽阔茂密的叶子支撑着另一个世界,它是由同下界一样的成分构成的,然而却是那样新奇。这也是一个有关天梯的故事,它的原型也应该是古代的神话传说。再比如,美洲印第安人的古神话中就有大洪水期间,人们顺着某种秸秆依次上升到三、四、五世界里,从而逃脱了大洪水
为什么会有世界范围的天梯的神话呢?我们认为,“天梯神话”的出现绝非像某些人说的那样,是为了表现原始人一种向上追求的愿望,它们同样是对某种真实事物的客观描写。
大家想象一下,突然有一天,我们的头顶上出现了一个直径3476公里大小的天体,低得仿佛一伸手就摸得着,它遮住了天空和星辰,大地上一片昏暗。苗族的神话《谷佛补天》中说:古老古代主宰天地的是宏效,他们移动天地相去一度远,天从此昏昏沉沉,地从此不明不暗。描述的正是---天离大地很近时,由于遮挡了部分阳光,所以大地上才---不明不暗,能见度很低。
由于这个被称为“天”的星体距离我们地球太近,同时它也太大了,那么你不论怎样向远方眺望,它总是和大地相接,这与中国乃至世界“天地不分”的神话是何等吻合!这样一来,你不论从哪座高山,哪颗大树的侧面望去,都会有同样的感觉:山尖或树梢上顶着“天”,下接着地。人们由此想象,如果登上了山,爬上了树,不就可以直达“天”上了吗?这些山和树多么像一架梯子一样。同时,又使人感觉到,这些山和树仿佛在支撑着“天”和地,一但撞断了,“天”就要飞走了。这就是天梯神话的真相它是对“天地分离”前空间状态的客观描述。
远古时期有月亮吗。对我们“天--月球”的假设,可能会有许多人捧腹大笑,认为这是天方夜谭,说我们再编新神话。可能还有人会说:你这个假设完全违背天文学,月亮从太阳系诞生以来,就处于现在的轨道上,怎么可能来到离地球很近的地方呢?我们要反问以上这些嘲笑者:你怎么知道月亮从来就有呢?我们现在确确实实知道月亮的存在,是有文字记载以后的事情,而文字产生于地球大约仅有6000年,那么在文字产生以前,天上有没有月亮呢?谁能回答?
我们知道月亮的存在,还依赖于流传至今的各种上古神话,那么在这些神话之前,天上有没有月亮呢?又有谁能回答?
有人说用大海潮汐对海岸的侵蚀可以证明月亮的存在。可是现在的一些科学家新近研究证明:大海潮汐的变化与月亮的关系很小,即使没有月亮,大海依然有潮涨潮落的现象。明月是否从来就有?我们暂不作定论,首先来看一看,中国古代有关月亮的神话记载。
月亮是地球外围空间中看上去最大的两颗大体之一(另一颗是太阳),它的大小正好与太阳的大小相仿。而且它与太阳一样运行极有规律,东升西落,每30天我们就可以目睹从新月、半月、满月的一个全过程。就月亮与人类的关系而言,它几乎与太阳有同等重要的地位,太阳给我们光明,使万物得以生长;月亮为我们驱逐黑暗与恐惧,使我们内心得以安宁。因此之故,古代人对月亮极为关注。从殷商时起,它就是人们宗教祭祀的对象,号称“西母”。后代许多文人将月亮作为自己的灵感之源,写下了无数传之万代的佳作,“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一词乃千古之绝唱。
从道理上讲,人类越发展,对自然现象的直接感触就越淡因为人类与人类的文化在骨子里有一种反叛自然的本质,我们所做的许多工作都在远离着自然,比如,现代城市人每天匆匆忙忙几乎很难注意到天上的月亮和星辰是多么美丽。相反,古代人由于自然现象与生活的关系十分密切,他们对自然现象的感受比我们强烈得多,他们每天都得观察天空,以判定明天是下雨还是刮风。假如月亮从来就有的话,那么古代人的感受要远远超过现代人,他们会将这种感受以神话的形式流传给后人。然而,事实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不论你信不信,中国古代神话中有大量日(太阳)和天的记载,却很少有月亮的记载,即使有,出现的时代已经很晚很晚了用神话确定时代,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因为中国的神话是被零零散散记载下来的,而且其中还有大量后人添加的成分。但是,我们用神话中诸神的神迹,还是可以排列出哪些神话在前,哪些神话在后。盘古、女娲(wā)、伏羲、祝融、共工、炎帝、黄帝、蚩(chī)尤等,算是中国最早时期的神话。先让我们看一看各类神话中有关月亮的记载情况。上古古神中,惟有盘古、颛(zhuān)顼(xū)两位神的神话中与月亮有染,但仔细分析,都在似是而非之间。
盘古神话中盘古临死化身一节里有月亮,《五运历年记》载盘古死后:左眼为日,右眼为月。我们认为,这本身不是盘古神话中的内容,是后来人加上去的。《五运历年记》成书比较晚,当时佛教已经传入中国,它很可能是受佛教的影响。比如,《摩登伽经》说:自在天以头为天,足为地,目为日月。两个说法在行文上都差不多。到是《五运历年记》的另一条记载比较符合中国神话的结构:盘古之君,龙头蛇身,吹为风雨,嘘为雷电,开目为昼,闭目为夜。但这里面并没有说月亮,只是解释黑暗、光明的由来,而且这则记载的源头在《山海经·海外北经》里,经文说烛龙“视为昼,瞑为夜,吹为冬,呼为夏,不饮,不食,不息,息为风。”可见,在盘古的原始神话里,根本没有月亮的记载。月亮之说是从“视为昼,瞑为夜”中演化出来的。
颛(zhuān)顼(xū)的神话里本身没有月亮,但在其扩展神话里有月亮的痕迹。《山海经·大荒西经》有一段记载:“大荒之中,有山,名曰日月山,天枢也,吴拒天门,日月所入。有神,人面无臂,两足反属于头上,名曰嘘(噎)。颛顼生老童,老童生重及黎。帝令重献上天,令黎邓下地。下地是生噎,处于西极,以行日月星辰之行次。”神话的意思是说,噎(yē)这个神,居住在日月山,掌管着日月星辰的运行,这个噎乃是颛顼的曾孙。从时序上来看,在这则神话中,月亮的记载出现很晚,应该不属于颛顼的神话,月亮是在“天地分离”以后出现的(颛顼令重与黎绝天地通)。
由此可见,上古神话中没有月亮的记载,至少在“天地分离、大洪水”以前没有月亮的确实记载,为什么呢?只能认为,在大洪水之前,天上根本没有叫月亮的东西,否则,在神话中不会不加以表现。中国有关月亮的记载,最早出现于帝俊的神话中,《山海经·大荒西经》说:“帝俊妻常羲,生月十有二,此始浴之。”帝俊是殷商民族神话中的人物,仅《山海经》的《大荒西经》有零星的记载,除此以外,任何古籍再无记载。从“帝俊生后稷(jì)”的记载看,帝俊的神话已经相当晚了,近乎文字发明的时期,根本不能与盘古、女娲(wā)的神话相提并论。
再说,帝俊之妻常羲,实际上就是嫦娥,很明显,它综合了嫦娥的神话。那么,嫦娥是什么时代的神呢?这条线索比较明显,“天地分离”之后,天上出现了十个太阳,然后才有后羿(yì)射日及嫦娥奔月之说。可见月亮神话在中国整个神话系列中,出现的时期很晚,大约是在“天地分离、大洪水”之后才有了关于月亮的记载。
还有一个证明,这就是神话与仙话的时间差别。中国是先有了神话,后来才有了仙话。月亮的出现与仙话的关系很大。比如,关于嫦娥就与仙家有关,嫦娥是吃了不死之药飞上月亮的,到了月亮上,又一直指挥一只白兔在制造不死之药。而不死是仙家的最大特点。可以说,嫦娥奔月是由于仙话而大放光明的。
在“天地分离、大洪水”之前,中国没有月亮的记载,这一点可以成为定论。宋代大诗人苏东坡(1037-1101年)早在900多年前,就曾写出这样的名句:“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这个问题问得好啊!因为我们今天也在问:明月几时有?不但中国的上古文献、神话中没有月亮的记载,世界许多民族的神话里同样没有月亮的记载。
瑶族的古老传说告诉我们,现在的月亮是在人类的某个时期突然出现的,可是不要忘记,人类的历史只有几十万年,而人类的记忆史不过几万年。在哥伦比亚的印第安人的部落里,也有一则类似的传说,在远古的时候,天上没有月亮,人类一到晚上都很害怕。有一位酋长决定牺牲自己,给大家带来光明。于是,他站在高高的山顶上,向空中飞去,越飞越高,最后变成了月亮。现在生活在非洲南部的布曼族的神话也证明,在远古的时候,天空中根本没有月亮。世界上有一个著名的谜案,那就是美洲玛雅文化的突然消失问题。他们虽然莫名其妙地消失在空气里,但却留下了极为发达的文化,尤其是他们的星算历法,堪称世界一绝。在他们留下的、始于大洪水之前的《编年史》中,人们奇怪地发现,里面竟然没有关于月亮的记载,这对于一个天文学高度发达的民族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结论只能有一个:在大洪水之前,天空中根本没有叫月亮的东西。在希腊南部的伯罗奔尼撒,曾存在一个叫阿尔卡获亚的古老国家,据当地人传说,阿尔卡获亚人在大洪水之前,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忧虑和悲伤,当时只有太阳,没有月亮,月亮是大洪水以后出现的。4000年前左右,亚里山大里亚大图书馆的第一位馆长在他留下的文献中这样写到:“古时,地球的天空中看不到月亮。”他在写这份文献时,曾参照了很多远古时遗留下来的手稿和抄本,可遗憾的是,这些文献后来统统被毁,我们已经不可能知道他写下这话时所依据的上古文献究竟是什么。古希腊的数学家、天文学家阿纳克萨哥拉斯,也根据当时的一些资料说过,月亮在天空中出现是很晚以后的事情了,在人类的早期天空中没有月亮。
天文学家贝拉米,从纯天文学的角度出发,通过大量的计算认为:月球来到现在的轨道,大约是在5万一3万年之间。那么,在这以前,月球究竟躲在哪里呢?
事实上,如果我们对中国上古神话有足够了解的话,一定会产生这样一种联想:上古神话中也有月亮,只是当时它不叫月亮,而叫“天”。神话中大量关于“天”的记载,都是关于月亮的记载后来,这个“天”在某事件下,离开了地球,越升越高,终于到达现在的位置上,人们给它起了一个新名字--月亮。
月亮的过去与现在。所有的神话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它破旧得使人难以相信其具有真实的一面,而且从感觉上来说,这些神话离我们现在又那样遥远,很难使人们再去认真地想一想。而我们以上源于神话的那些推论,颇有些从陈糠旧谷中找黄金的感觉,如何才能使它符合现代人的思维方式呢?唯一的办法就是从大家可以理解的实证方法出发,用现代科学的成果去证明之。
所有的神话和推论都涉及一个根本的问题:月亮会自主运动吗?如果月亮不能自主运动,那么我们的所有推论就成了胡说八道。
首先,让我们来看一看科学是怎么说的。科学认为,一切物体的运动,都本着一定的规律,这些规律可以形成几条定律和几个公式(暂时不要去管这个说法是否正确)。天体运动也同样如此,科学家还没有见过违反规律的运动(在地球表面)。按照科学的解释,大约在一个不能确定的时间点上,宇宙大爆炸了,最初的奇点虽然小到无法估计,但却像魔术师的帽子一样,变出无穷无尽的宇宙物质。这些物质小到不能再小,都是一些物理学上的基本粒子。这些粒子转啊转啊,终于形成了一个又一个云状团。这些云状团又形成了无数小团块,其中有一个就是太阳系的云状团。又过了不知多少年,太阳开始形成,随之,太阳系的九大行星也开始形成,地球就是其中之一。在地球形成后不久,地球外围的多余物质聚集成了一个小小的圆形物,它就是月亮。
月亮围绕地球,按一个特定的轨道运行。而这条轨道也不是随意安排的,它是由地球引力、月亮引力、太阳引力三者共同决定的。打个比方,一个人手里拿着一个圆球,球上栓着一条绳子,人握着绳子的某一点,用力将圆球抡起来,圆球就会按照一定的轨迹,围绕握绳子的手旋转起来。这条绳子就是地球的引力,它不能太大,太大这会将圆球拉向握绳子的手。但它也不能太小,太小月亮就会被不远处的太阳引力拉过去。同时,这个圆球自己运动的速度还不能太快,太快了,圆球就会挣脱绳子,沿切线方向跑得无影无踪。如果人们给的力均匀,圆球速度十分稳定,那么圆球就会在同一个平面上反复旋转。可见,一条轨道的确定,是由许多因素促成的,这条轨道就是这许多因素的平衡点,所以它一般不会很宽,也用不着很宽。
月亮围绕地球运动,就如同上面的道理一样,一切都是在最初就被决定好了的,在各方面因素没有发生变化之前,月亮是不可能随处乱跑的,它必须在一条固定的轨道上,周而复始地围绕地球旋转,已经有几十亿年了。
以上是科学作出的回答,在科学的定律下,月亮只能这样运动,否则的话,那就不堪设想了。也就是说,除非月亮被人操纵,方可随意改变轨道,像美国的航天飞机一样,在许可的范围内,可以任意改变围绕地球旋转的轨道。然而,在解读上古神话时,我们发现,月亮在神话中是不老实的,好像可以在空中随便乱动。比如,像瑶族的古老传说中,月亮就像发了疯一样来到地球表面不远的地方,使人能清楚地看到它的环形山。在美洲的许多神话里,月亮就像一个调皮的孩子,在空中蹦蹦跳跳,忽东忽西,忽远忽近。20世纪60年代初,中国的考古队员在新疆的一座古老山洞里,发现了一批古代岩画。其中,有一组世界上最早的月相图,由新月、上弦月、满月、下弦月、残月等连续的画面组成最令人震惊的是,满月图上,在月球的南极处的左下方,画有七条呈辐射状的细纹线,这表明,月图作者已经准确地知道月球上大环形山中心辐射出的巨大辐射纹。可这幅岩画的年代有近万年,当时是没有望远镜的。如果联系瑶族的神话看,本图作者很可能是在月亮比现在近得多的位置上观察了月球,也就是说,月亮曾经比现在的轨道低得多,时间大约在1万年以前左右。
即使不是推测,我们同样可以证明月亮的轨道在历史上并不统一,它环绕地球的轨道是可以变化的,而且如今也正在变化。美国天文学家们,在仔细研究了中国3000年的日食记载后(中国古书中的日食记载是世界公认最早的,也是最全面的,绵延记载了3000年左右的天象),认为在遥远的年代里,月亮围绕地球旋转的轨道比现在低得多。现在天文学家也发现,即使是现在,月亮的轨道还在每年不断地升高,每年约升高1.5英寸。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不对了。现代天文学研究证明,行星的卫星在围绕行星旋转时,由于受到行星强大的引力作用,其运动的轨道会越来越低,最后,当它越过“洛希极限”后,会坠毁在行星上。月球是地球的卫星,它的运行轨道不但不在降低,反而每年都在向相反的方向升高,这不是有意和科学家作对吗?然而,正是透过这种反常的现象,我们才感觉到:月亮的确与众不同,它好像天生就是为了和人类作对。《金史·天文志》中记载了一条更惊人的资料,其文如下:“太宗天会十一年,五月乙丑,月忽失行而南,顷之复故。”意思是说:金太宗天会十一年(公元1133年)五月(公历6月)乙丑日(15日),月亮忽然偏离了运行轨道,向南行去,不一会,又回到它原来的轨道上。这条记载十分重要,因为它不同于其他的野史传说,竟然堂堂正正出现在国家正史当中。
对于这条资料应怎样看待呢?许多人可能并不相信这则记载,因为它与现代的科学观念出入太大。在这里,我们又一次看到,在对待古史的记载上,人们不是从事实出发,而是从已有的经验与知识出发,一旦不符合科学经验,一概否定。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以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为主导,由于农业生产的需要,从很早时就设置星历之官,观察天象,《世本》甚至说帝俊时就让“羲和占日,尚仪占月”。从汉代起,国家就设置了专门观测天象变化的机构--司天台,以后历代政府都将这一机构沿革下来。虽然名称一再变更,但职能大体一致。金朝也不例外,司天机构每天每时都有精通天文的科学家在观测,并将观测的结果详细记录下来,定期交国史馆封存,而历朝历代的《天文志》,就是根据这些原始的观测记录写成的,可信度极高。
因此,完全可以肯定,在公元1133年6月15日这一天,月亮的运行轨道忽然出现了极大的异常情况,虽然目前还不知道月球为什么会偏离轨道,但却可以证实一点,在某种情况下,月亮的轨道是可以发生变动的,月亮有能力自己调整运行的姿态。从这则记载看,月球真的好像是在被什么人操纵着,就像汽车驾驶员,一旦发现偏离,立刻加以纠正
由此可见,我们以上对“天--月球”的假设又多了一份证据,月球完全有可能在我们所不知道的年代里,飞临地球极近的上空,我们的祖先把它称之为“天”。后来,由于某种原因,月亮又离开了近地轨道,上升到现在的位置上。中国的神话,包括“天地分离”、“开天辟地”、“天梯”“女娲补天”、“天倾西北”“共工触山”等等,描绘的正是这一变动过程的真实记载。
那么,月球上果真有生命在操纵吗?万物生长靠月亮,月亮上是否真的有生命在操纵月亮,我们不敢肯定。但在研究月神话的过程中,我们意外的发现,月神话与生命有某种神秘的关系。客观地说,就世界各民族的月亮神话看,并没有过多的内容。比如,中国的月神话只有“常羲浴月”和“嫦娥奔月”两种,其他就不属于神话的范围了。奇怪的是,在这为数不多月神话里,几乎都和生命有关系,这是巧合吗月亮在不少民族中被当作生命之神来崇拜,他们有一种奇特的观念,认为促使植物生长的不是太阳,而是月亮。古巴比伦人认为,地球上一切植物的生命来源于月亮;巴西的土著居民则认为,是月亮创造了大地上的一切植物,因而称月亮是“生命之母”等等
这个观点与现代科学的结论是相违的,“万物生长靠太阳”这基本上已经不是什么奥妙的科学知识,最多只能算是常识,因为植物的光合作用是离不开阳光的,现在将阳光、水、空气列为生命存在的三要素,这不但对动物生命如此,对植物也依然如此。然而,现在的科学研究却证实了上古神话的合理性,月亮与生命确实有一种说不出的生命关系。科学研究发现,月亮对植物确有无法比拟的促进生长作用,经常照射月光的植物,纤维组织紧密,树干粗壮有韧性,而且枝叶茂盛;相反,那些长期未经月光照射的树木,年轮木质松弛,枝干细弱易脆,树叶于枯。而且,当木质纤维受到损害后,太阳的光照只能有助于生成大疤痕,而月光则会消除死亡组织,使伤口愈合平平。美国太空总署的乔治·彼尔逊博士认为:“没有月亮便没有人类。”在现代科学还没有充分研究透月亮与生命的关系之前,我们对古老的神话应该抱着一种极为尊重的态度这些神话中的观点闪烁着智慧的光芒。月亮与植物确有一种说不清的关系,那么,月亮与人是否也有类似的关系呢?
命,这个字大家都是熟悉的,现代意义上它代表生命。但你知道中国人是如何创造这个字的吗?在甲骨文里,命字写作…,下半部分是一个跪着的人形,双手自然垂下。他在干什么呢?看样子,他在虔诚地拜祭着什么东西。解这个字的关键在于上面的一半,“△”究竟是什么?有的专家说:你瞧!它多么像一个房顶啊!这个房顶所代表的就是家,家里有人,此为命也。大家知道,甲骨文创于殷商时期,当时人们住的是什么房子呢?我们并不很清楚,所以也不敢苟同这个解法。如果当时的住房真的就是如此,那么底下跪着的人形又作何解释呢?我们再来看一个字。甲骨文里有鬼字,但却没有神字为什么呢?因为当时的神字并不像现在这样写,它没有“示”字旁,单单写成“申”,《说文》解释曰:“申,神也。”大家知道,“示"”殷商时就表示祭祀,就是祭神的意思。那么,为什么当时的神字没有“示”字旁呢?这个问题暂且存疑,我们以后再讲。
甲骨文里的申字写成…,有人说这是一道闪电,故闪电为神。这是胡扯!那条曲线如果可以解释为闪电的话,那么……又解释成什么呢?它与命字的上半部分又是什么关系呢?
为了解释“命”字,我们不得不引出“神”字,而为了解释“神”字,现在我们又不得不引出“明”字。明者,光明也,《说文》解释“明”字曰:“明,照也。从月,从日。也就是说,明字由日和月两个字组成,而且《说文》在解释”明“时强调,这两个字皆象形。甲骨文中明字写成…,这再用不着作什么解释了,…就是月字,引申为月亮,金文里把它写成…,只是多加了一竖道而已。
绕了这么一个圈子,我们再回到神字上,这时就十分清楚了,甲骨文申字的两个标志是月字,也可以说是月亮,它的正确解释应该是:穿行于月亮的闪电就是神。可见,神自古就与月亮有关。
解释完神,我们再来解释“命”字。我认为,命字的上半部分也是月字,而不代表房屋。一个人虔诚地跪倒在地,拜祭着月亮,此为命也。为什么呢?因为月亮是神,因为人的生命来自于月亮,月亮与人类的起源有某种神秘的关系,这在以后的章节里要具体讲到。可见,月亮真是人类的谜中谜,许多文化现象都和它有关。我们感觉到,每当皓月当空时,月亮就像一只大大的眼睛,默默地、静静地注视着大地,注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
月亮与生命的关系还表现在其他许多神话里,比如说,月亮是地狱的说法就在世界各民族中很流行。地狱这个观念的起源很晚,我们就不去细说它了。人们设置地狱,当时是为了解决一个问题,那就是人们死后灵魂的去向问题。人死以后,灵魂要去哪里呢?远古的人认为,人死以后灵魂要回到两个地方,一是生命的来源地;二是祖先的栖息地。实际上,这两个地方可以合而为一。这种认识特别古朴,也特别真实(至于地狱,那是后来人建立起来的,对人类理解终极命运几乎没有任何帮助)。所以,地狱只是一个代名词,它只表示灵魂的归向问题。现今生活在南美洲的印第安人的古老观念中,他们普遍认为,人死以后,灵魂要飞向月亮,因为那里是生命的发源地。不但国外有月亮是地狱的说法,中国也有类似的神话。苗族有一种丧葬时唱的歌,名为《焚巾曲》,它是人死埋葬后的当天晚上,由巫师唱的丧葬习俗歌。巫师用歌引导死者的灵魂离开家,沿祖先迁徙的路线回到东方的老家,然后升到姜央公公所在的月亮上去。可见苗族人认为,最终的地狱在月亮上,人的灵魂死后都要回到月亮上去。按照这样一种原始的思维方式,月亮是地狱,反过来也是在说,月亮就是生命的大本营。
月亮与生命的关系,还反映在中国的长生思想中。说到长生,就不能不提到嫦娥这个著名的神话人物。有一个事实必须注意,嫦娥奔月是中国神话被仙话化的最早标志之一,讲的是长生不死,也就是说,月亮与中国顽固的长生思想有关。嫦娥是服了不死之药而奔月的,而且到了月亮之后,又变成白兔不停地捣药,捣的是什么药呢?当然是不死之药。因此嫦娥奔月的传说进一步加深了月亮是生命本源的思想,月亮创造生命,决定生命。
同时,嫦娥奔月的神话也在告诉人们这样一个道理:月亮既然是生命的大本营,它本身当然有生命的存在,不但有生命存在,而且还有人居住。月亮上有生命存在的观点并不仅限于中国,世界上许多民族都有类似的看法,而且有一些并非是神话。大哲学家和科学家毕得格拉斯,他就相信月球是颗不寻常的星球,他认为月球并不是一个荒漠的世界,而是存在着相当发达的文明,他曾经十分肯定地说过:“月球人是十分优秀的,他们的历史比地球人类的历史古老十倍。”据说毕得格拉斯的这一观点是从埃及一位大祭司那里得到的。在古希腊的神话中,象征智慧和文化之父的天神俄耳浦斯也曾说过:有某种人类居住在月球上,他们都住在月球的内部。古希腊神话还认为:地球上所谓的神,就是住在月亮里面的人。这一点与中国甲骨文“神”字的意思简直是不谋而合。1600年,开普勒出版了《梦》一书,这是一部纯幻想作品,说的是人类与月亮人的交往。书中谈到了许多不可思议的东西,像喷气推进、零重力状态、轨道惯性、宇宙服等等,人们至今不明白,近400年前的开普勒,他是根据什么想象出这些高科技成果的。尽管开普勒的书是纯幻想作品,但它一定有一些背景来源,比如像毕得格拉斯的话或古希腊神话。大约在18世纪,约翰·威尔金斯牧师,也出版了一本名叫《新世界的发现》的书,书中约翰·威尔金斯认为:月球是中空的,里面居住着某种人类,他们的文化十分发达。在古代埃及,人们把月亮当作智慧和文化之神来加以崇拜,这些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来自古代的神话和传说使我们对遥远的皓月产生了各种各样的遐想与深思月亮真的与生命有某种神秘的关系吗月球真的是一个中空体而且里面居住着高级生命吗?这些是幻想还是客观现实呢?据我们了解,不但我们产生对月球的种种疑问,而且,那些科学家们对月球产生了更多的疑问:月球是怎么来的?它有多大年纪?为什么月球的地貌那样奇特?为什么月球有一条近似于圆的轨道?为什么月海是由重金属构成的?等等,等等。在科学家的眼里,月球是一颗十分奇特的星球,之所以说它奇特,是因为月球作为一颗自然生成的星球不应该有那么多的巧合,更因为科学理论无法对它作出合理的解释。
“天”在何方。至此,我们在证据充分的基础上提出了“天一月亮”的假设:古代神话传说和上古三代宗教信仰中所谓的“天”,实际上就是指现在的月亮。大约在1万多年以前,“天一月”曾因为某种原故,来到距地球很近的近地轨道上,就悬停在离人们头顶不远的上空。大家知道,地球是一颗近圆的蓝色球体,从任何一个平面看,它都有八个方位,即东、南、西、北、东北、东南、西南、西北,如果以中国的中原地区为基点,那么当时的“天”究竟在何方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可是不容易,现在的典籍中没有留下任何直接的资料,尤其是在此之前,竟然没有一个人曾经这样想过。但是如果仔细地研究,我们还是可以找到一些以前没有人注意到的有利证据,它大致可以分为三条线:神话来源线、原始墓葬线、八卦定位线。
讲到神话,首先应该知道神话对我们此项研究的重要。神话记述的历史,基本上都是有文字记载以前的历史,这其中就透露出我们祖先从前生活过的地区的信息,比如说,一个一直生活在大平原上的原始民族神话里,就不太可能出现高山的内容,因为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大山。同样,一个一直生活在高山地区的原始民族的传说中,也不太可能有大海的神话。但假如一个生活在高山地区的原始民族,后来因为某些原因定居在大平原上,不管他们生活了多少代,那么在他们的原始神话里肯定会有高山的气息。神话就是过去历史的记忆。
在此以前,我们曾经反复强调,中国古代的神话是以天神话为核心的神话体系,因此,神话中心的位置与“天”有直接的关系。那么,中国古代神话的中心点在哪里呢?稍微了解中国古代文化的人都知道,中国的上古神话是以昆仑山为中心的。昆仑山是一座了不起的高山,四周有800多里,高万仞,开着九个大门,门口有威风凛凛的开明兽在守护着,黄帝和一大群神就居住在这个地方。这里有珠树、文玉树、玎琪材、不死树,还有一种很怪的食物,名叫“视肉”,吃一片,长一片,永远也吃不完,无穷无尽。这里就是中国神话的中心,中国最大的神府--黄帝之宫就在这里,许多研究者因此而把中国神话说成是“昆仑神话系”。
从神话记载来看,昆仑山上连着天,下连着地。据说,凡人从这座山一直爬上去,就到了天堂一般的神界,这与其他关于天梯的神话有许多相同之处,实际它就是最大的一座天梯。因此,昆仑山的所在也就是“天”之所在,不论从什么角度说,都是合而为一的。
那么昆仑山又在哪里呢?于昆仑山的位置,中国人研究了近千年,至今还是搞不清楚。有人说,昆仑山就是现在新疆的那个昆仑;有人说,昆仑山在现在内蒙古河套地区以南;也有人说,昆仑山根本就不存在,它泛指一切高山;还有一些人说,昆仑山是生殖崇拜的象征,而且十分肯定的说是女性生殖崇拜的象征。尽管昆仑山的位置没有确定,但昆仑山在中原(现在的河南)西北方大约是没有疑问的,《山海经》中的《西次三经》、《大荒西经》、《海内西经》里都有关于昆仑山的神话。还有一条线索可以证明昆仑山在中原西北那就是《穆天子传》。西晋太康二年,汲县有一个人盗发古墓,无意之中从古墓里挖出一批竹简,这批竹简记载了西周穆王西行一事,后来的学者将此书定名为《穆天子传》。据当时人考证,被掘的古墓是战国时期魏惠成王之子襄王的陵墓,西晋大学者整理并注释了这部书。
周穆王生活在西周王朝的中期,即公元前960年前后,距今已有近3000年,是一个可信的历史人物,上古史籍中都有关于他的记载。《穆天子传》里十分明确地说,周穆王在西行途中,曾经到过古昆仑,参观过黄帝留下的宫殿遗址,并派了兵士看守保护。如果《穆天子传》可信,那么他就是到过昆仑山唯一的历史人物,因为在3000多年以前,当时的昆仑山上还有黄帝的帝宫存在。这反过来证明,昆仑山是存在的,关于黄帝的神话。也是有一定根据的。
由于穆天子这个人,后来进了道家仙系,被仙话得不像个样子,竟然有穆天子和西王母一段风流韵事,所以学者们并不重视这部书,在考证昆仑山时,也不用它作为证据。我们认为,不管《穆天子传》有多少仙话的成分,但穆天子西行的主干还是可信的,《史记》、《国语》、《左传》、《尚书》、《竹书纪年》里都有关于这件事的记载,怎么能一概不相信呢?如果这样疑古的话,恐怕可读的历史书不会很多。
《穆天子传》的前三卷详细记载了周穆王西行的情况,从哪里出发、经过哪里、会见过什么人、做过什么事,书中都有记载。最值得注意的是,书中是按六十甲子来给日的,戊寅日到了哪里,庚辰日到了哪里,记载得十分详细。根据六十甲子推算,周穆王戊寅日从河南漳水出发,一路向西北行,渡过了黄河,在第104天的辛酉日,登上了昆仑,参拜了黄帝之宫,中间曾经因为遇风雪、狩猎、拜会外方诸侯,耽误了一些时间,行进时间大约在两个月左右。
周穆王西行,是带着六众之师,都是骑马而行。这为我们寻找昆仑山提供了一条有价值的线索。如果我们现在也能骑上马,以一个马队一天的行程计算,重复一遍当年西周穆王率六众之师浩浩西行的壮举,那么,就有可能找到昆仑山的位置,即使不能最后确定,但也能指出一个昆仑山大致所在的区域。
中国文化中有一个特大的谜案,即考古证明的文明起源与神话提示的文明起源根本不是一个方向,我们现在看到的神话传说,都是由生活在中原地区的古人记载下来的。而这些神话传说的中心却不以中原为主,而是以西北方向的昆仑山为主,这究竟是为什么呢?考古证明,中华民族起源于黄河中下游流域,而神话却指示我们,中华民族起源于西北的荒漠。再往前推,考古证明中国人的祖先资阳人、马坝人、山顶洞人、北京人,他们生活的地区都远离西北方,可为什么神话要以西北方为中心呢?进一步问:中国人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根据这些神话来看中华民族曾经有过一次巨大的迁徙,从西北迁向中原,再到沿海。然而现在考古发现却不佐证以上这个推论,那么,这次迁徙是在什么时候?为什么?再者,根据地质与气候资料,西北部地区在1万多年以前,比现在自然条件好些,但比起中原来还是有相当的差距。在这种背景下,为什么中华民族竟然选择了西北,而不首先选择中原呢?如果说山顶洞人或北京猿人是中国的最早祖先,那么他们为什么会放弃优越的自然条件而向西北迁徙呢?这是违背生物自然选择规律的。
有的学者从少昊(hào)的神话中认定,中国神话有一次向西北迁徙的历史。事件是这样的:据现在考证,少昊乃是东方天帝,《大荒东经》说:“东海之外大壑(hè),少昊(hào)之国。”这个少昊天帝,统领着东夷各部落,《左传》说,少昊之国以鸟为神,大约是鸟图腾,因此,少昊建国以后封了一群“鸟官”。但《淮南子》又说:“西方金也,其帝少昊,其住蓐收,执矩而治秋。”《山海经·西次三经》中也有少昊的神话。由此认定,少昊(hào)的神话是先东后西,这是不对的。神话的迁徙本身就是民族的迁徙,正如我们以上所说,由东向西的迁徙是违反规律的。那么,中国文化究竟是由西向东迁呢,还是由东向西迁呢?事实上现代的考古资料中根本没有这样的一次迁徙的证明。如此一来,中国文化中出现了一个很大的断层这个断层大约发生在文字出现以前到1万年左右。如果神话记载是真实的话,也就是说,距今6000-15000年之间,中国曾经发生过一次巨大的事件,导致了我们现在所不清楚的文化迁徙。所以我们需要证明,我们必须找到古昆仑山的位置,那是一切谜团的起点。
不管怎么说,按照《山海经》和《穆天子传》所记载的内容,神话中的昆仑应该在西北方,具体地点不明确,但有两条比较肯定,一是昆仑山肯定在黄河以北;二是昆仑山应该在黄河上游一带地区。
还有一条间接的资料。《淮南子》说大禹治洪水的时候,曾把昆仑山从天上挖下来作为镇制洪水的工具,也就是说,昆仑山所在的位置就是大洪水曾经到达的位置。在《毁灭人类的大洪水》一章中,我们曾考证大洪水的最上限在海拔1400米左右的地方,因此昆仑山在中国地形图上的海拔不会超过这个高度,它大约在现在山西雁门西北方向的区域内。根据神话提供的以上线索,“天一月”当时就悬浮在现在的西北方位,大约在现在的新疆、甘肃、宁夏、内蒙古中西部一带地区的上空。
“天一月”在西北方向还有一个十分有力的证据,那就是原始社会墓葬中尸体的头向问题,这也来自于考古发现。根据现在的考古发现,汉民族在原始社会时期的墓葬中,死者的头部有大体固定的指向,基本上有两个方向,一是西北,一是正北。大家知道,头部历来是被当成灵魂的居住地,古代猎头的习俗反映了这一观念。因此,在墓葬中头部指示的方向就与灵魂有一些关系了。现代人们发现,在龙山文化、仰韶文化、大汶口文化的墓葬中,死者的头部绝大多数指向西北或正北方。在殷墟的墓葬中,绝大多数头部向北。为什么死人的头部要向西或者北呢?《礼记·檀弓下》曰:“葬于北首,北首,三代之达礼也,之幽之故也。”《礼记·礼运》说:“故死者北首,生者南乡。”意思是说死人的头都冲着北面埋,但说了半天也没有说清楚为什么,只说这是一个古老的习俗,大约是几代人留下来的。正是因为《礼记》没有说明白,后来的学者就可以大说而特说了。有的说,北面为癸水之地,水者象阴象黑也,人死埋人地下,黑咕隆咚,所以头向北方,意思是进入了黑暗。有人说,死者头向西,那可太有道理了!太阳从东方升起,从西山落下,人活着的时候像太阳,人死如灯灭,如太阳西落。所以头要指向太阳落下去的方向。
我们认为,原始人死后头向西、北,根本不是类比出来的,它是要告诉后人,人死灵魂要回到这个方向上去,为什么呢?原始墓葬的头向与神话指示中心的方向神奇般的巧合(神话的中心是昆仑,昆仑在中国的西北方),这令我们惊讶不已!由此可见,中国学术界有些人轻易否定神话的历史功能是多么愚蠢。就以上面这个问题而言,由于《礼记》中没有说清楚“北首”的意义,可见在《礼记》成书那个时代的人们,已经不知道“北首”的真正原因。那么,后来的学者在《礼记》的基础上更不会知道,因此,必须换一个角度,决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如果从神话切入,这个问题就有可能解决。
“天一月”在西北方向还有第三个证据,那就是《周易》的定位。关于《周易》的其他问题,以后章节要详细谈到,这里只谈定位问题。世界任何民族的古文化当中,对方位都有自己独特的看法,并且,这些观念与原始宗教密切相关。中国文化中东为震木、西为兑金、北为坎水、南为离火,在这四个方位里,东、西两个方位由于和太阳、月亮运行的轨道有关,特别引人注目。东方是太阳升起的地方,而太阳又是一切生命离不开的要素,故有“万物生长靠太阳”之说。在哲学的内涵上,太阳代表新生、象征生命,因此,太阳升起的东方,就有了与太阳相同的本质。比如,东岳泰山代表生命,《三礼义宗》曰:“东岳所以谓之岱者,代谢之义,阳春用事,除故生新,万物更生,相代之道,故以为名。”当我们高唱《东方红》的时候,“东方红”三个字涵盖了中国文化的精髓。
西方兑金,是太阳落下去的地方,从哲学意义上讲它象征死亡,象征着一个事物的衰败,“日薄西山”一语就是这个意思。神话中的西王母“司天之厉及五残”,意思是说她掌握着人间各种坏的东西,可见中国文化对西方的态度。
北方为坎水,水在文化中象征着黑暗,四季属冬,主凶杀。神话中有一位大神,名叫禹强,又叫元(玄)冥,帮助颛顼项治理北方。玄的本意为黑,所以这位禹强长得大约像非洲的黑人,郭璞(pú)说他“黑身手足,乘两龙”。佛经《大智度论》说:“黑业者,是不善业果报地狱等受苦恼处,是中众生,以大苦恼闷极,故名为黑。”可见对北方黑色,大家都有同样的感觉。
南方离火,四季属夏,农业民族从夏季是农作物主要生长期中,将南方定义为生长、发育之意。神话中由火神祝融统领南方,而机融本身又是一位好神.他在与水神共工的战争中取得了胜利。后来历代帝王祭天都在南方位,比如,现在北京的天坛就在故宫以南,唐代的天坛也在西安的南郊。由此可见,从四个方位看,中国文化贵东方,次为南方,东、南方位代表太阳升起,生命繁衍,春风和畅。西、北方位地位最低,代表黑暗、寒冷、死亡、凶杀等等。但必须明白一点,以上对四方位的看法主要产生于商代以后
那么商代以前人们是不是这样想的呢?完全不是。《周易》八卦在商代就已经有了,而且比较成熟,因此完全可以说它是商代以前文化的遗留物,而《周易》八卦的方位就与后来的方位完全不同,它代表了当时人的某种思想。《周易》第一宫为乾,乾宫第一卦为乾卦,“大哉乾元,万物资始”,意思是说乾位为世间万物产生的地方。那么,乾究竟在什么方位呢?现今流传的八卦有三种,一是伏羲八卦,二是周文王先天八卦,三是后天人卦。大家应该知道,《周易》中仅有交辞和八卦的序列,没有更多的说明,更没有关于八卦的定位。“伏羲八卦”乃是宋代邵雍硬造出来的,唐以前根本没有此说。“先天八卦”也是后来制造的,根据现有资料,最可信的八卦方位图,应是汉代墓葬中画砖上所画的八卦方位(见图六),结合上古神话提供的资料,这个八卦图与神话最为相符。
《周易》八卦的乾位在西北方,与现代尊东、南完全不同。相反,与神话指示的古昆仑中心方位一致。按现在的观念,东方为太阳升起的方位,代表着生命,而《周易》却认为,西北方为生命初始之位,按照奇门遁甲,它是开门。很明显,《周易》八卦的文化体系与后来的文化体系根本不同。乾位在西北,说明当时的“天一月”正是在现在的西北方,《周易》中明确地说:“乾为天。”也就是说,乾在当时指示的就是“天”,它是万物之始,生命之源,故为开门。龙乃神物,《山海经》里的神许多都乘着龙飞来飞去,后来的传说里也有黄帝乘黄龙“鼎湖升天”一事。八卦第一卦“乾为天”中,六个爻辞里其中有五个爻辞讲到了龙,“潜龙勿用”、“见龙在田”、“(龙)或跃渊”、“飞龙在天”、“亢龙有悔”,如此集中提到龙,在其他六十三卦中是没有的。所以,龙肯定与“天”有关。尤为飞腾之物,多见于西北,我们推测当“天一月”悬浮在西北上空时,许多神乘着龙往来于“天”一地之间。
我们的结论是:“天一月”在现在的西北方,相当于新疆东南,甘肃、宁夏、内蒙古西部一带,这里曾经是世界的中心,是世界文化的发祥地,中国人曾经是最近接“神”的人种。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古雷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古雷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喜欢0 评分0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