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之声
VIP
VIP
  • 注册日期2015-05-10
  • 最后登录2024-04-14
  • 粉丝55
  • 关注0
  • 发帖数2341
  • 铜币17434枚
  • 银元21个
  • 古雷网会员
  • 忠实会员
  • 原创写手

点击微信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阅读:131回复:0

[闲谈生活]漳州岱山寺探秘

楼主 #
更多 发布于:2024-03-30 16:01
漳州岱山寺探秘
蔡汉以
2024-03-30

来源:漳州岱山寺/玄云社·山亭岱山院,古称大山广岩禅寺,遗址位于漳州市北郊莲花池山南麓。遗址的东面为一饲料仓库和养猪场,南面为鱼塘,西面约150米处即是莲花池山旧石器遗址,北距环城北路约80米。遗址上现存两座现代小庙即九龙宫和妈祖庙,并种植大片的龙眼树。遗址东南部有古菩提树五株,其中最大的一株围径逾10米、高近30米,并保存有清康熙三十八年(1699)所立《大山广岩禅寺碑记》碑一方。
附:漳州岱山寺 玄云社·山亭
唐代,漳州芝山原有九十六座寺院,“武宗灭佛”时期被拆了许多。宋徽宗崇宁三年(甲申,1104年),诏天下建“万寿禅寺”。漳州在芝山创建万寿禅寺。营建正殿地基时,挖到一尊金铜无量寿佛,形制精妙。漳州知州将此佛像绘图上报朝廷,并由郑昂撰写碑记。“金铜无量寿佛”背后铭文记是“己丑孟冬铸”。宋理宗端平年间(1234-1236),万寿禅寺已并入净众寺,全称“万寿保福净众禅寺”。
明天启三年(1623年),王公父子等信众在漳州城北六里的岱山读书堂购地创建“广岩禅院”,俗称“岱(大)山寺”,延请纯如白禅师来担任开山住持。该处岭寂清幽,为一郡胜境。纯如白禅师将宋代万寿禅寺的“金铜无量寿佛”移到岱山寺供奉。按佛教称呼习惯,“纯如”是字或号,“白”是略去字辈的法名。纯如白禅师曾在黄檗寺隐元隆琦禅师(1592-1673,今日本黄檗宗祖师)门下修行。按黄檗山字辈“祖法志怀,德行圆融。福慧善果,正觉兴隆。性道元净,衍如真通。弘仁广智,明本绍宗”,“隆”之下为“性”,纯如白禅师的法名全称应该是“性白”。纯如白禅师曾为檀越王鼓思请隐元隆琦禅师上堂。檀越王鼓思可能就是创建岱山寺的王公之子“监生?思”。隐元隆琦禅师有文《复鼓思王居士》。
明崇祯三年(1630年),隐元隆琦禅师奉师命为重修黄檗寺来漳州找王志道募捐。隐元隆琦禅师先到漳州,后到潮阳草庵。在漳州期间,他在芝山精舍拜会了樵云真常律师。王志道(1574-1646),号“岸先居士”“东里”,曾为漳州三平寺纂述《重建广济录碑》。王志道父亲王会以内七首岩之玉泉岩为家。王志道在玉泉岩筑“流玉亭”。石斋先生黄道周谓“君家玉泉,既清胜者”。岱山寺创建者很有可能就是王志道家族。
浦城就山古门真禅师最早在老家潮阳的大草庵出家。他先到黄檗山参隐元隆琦禅师,未开悟。隔年,回漳州岱山寺修行,得到同参点省。最后在海盐金粟寺百痴行元禅师(漳浦蔡氏子)处彻底开悟,成为一代高僧。隐元隆琦和百痴行元(1610-1662)、南山寺亘信行弥(1603-1659)、三平寺又度行舟同是费隐通容禅师(1593-1661)的法嗣。“通”“行”是雪峰山的字辈。
明崇祯九年(1636年),隐元隆琦禅师继席黄檗山。岱山寺学禅师曾到黄檗寺为隐元隆琦禅师庆诞。隐元隆琦禅师称赞其“不远千里而来,特申庆诞。可谓知源得本,恩归有地。”“一念还源,叠叠祖山增秀色;刹那返本,温温丈室愈风光。”
隐元隆琦禅师曾为岱山寺撰写《为岱山募斋僧田引》,文中写到“云衲屡屡称岱山主人,无诸城府,不立门户,贤愚一致,宾主两忘,广纳四来,大包荒秽,诚为人天之福田,堪作云水之归处。”当时岱山寺广纳四方云游僧人来此修行和讲学的精神,有口皆碑。
明崇祯十年(1637年),岱山寺铸造文佛铜像。明崇祯十一年(1638年),隐元隆琦禅师修《黄檗山寺志》,请漳州王志道写序。岱山寺纯如白禅师与蕅益智旭(1599-1655,净土宗九祖)、衍如琳(1584-?,内七首虎硿岩开山僧)等名僧有来往。衍如琳在师从闻谷广印之前拜谒过隐元隆琦禅师。
明崇祯十三年(1640年),藕益智旭来到漳州,和衍如琳结伴到岱山寺结夏,得到纯如白禅师的悉心接待,得以安心办道。藕益智旭大师撰有《赠纯如兄序》,称赞其为“外护善知识”,即“善护三业,克供四事,俾行人得安心办道者”。呼应了隐元隆琦禅师对岱山住持广纳四方行者的评价。蕅益智旭寓漳岱山寺期间,应如田和尚之请为其师樵云真常律师(1557-1639)撰写《樵云律师塔志铭》,著写《述金刚破空论》、《蕅益三颂》、《斋经科注》,改编《选佛谱》。隐元隆琦禅师则应请写《清漳净尘上人求荐乃师樵云公》。
明末,有位出身龙溪县三都林氏的净方禅师。他得法能诗,从杭州回到漳州住持岱山寺,三度开堂,绅士云集。岱山寺净方禅师与龙山寺性敏禅师常来往,都是“禅宗之秀”。明永历五年(清顺治八年,1651年),隐元隆琦禅师六十寿诞。黄檗山万福寺在他住持下僧众达数千人,出了不少学有专长的高僧,隐元因此被尊为一代僧杰,名扬海内外。
明永历六年(清顺治九年,1652年)四月至九月,郑成功攻打漳州城,历时半年未克而返。漳州军民因围城而死有七十三万余众。岱山寺僧众逃散,寺废为丘墟。二三年后,大殿法堂、两庑又得到信众重建。
明永历八年(清顺治十一年,1654年),隐元应邀率三十位知名僧俗,从厦门启航赴日本长崎。清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岱山寺新建祖堂等建筑,再铸铜像,并勒碑《大山广岩禅院纪略》。清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岱山寺监院竺舟大师延请漳州东岳石林寺住持隐愚禅师来上堂讲法。此时岱山寺住持为尘禅师。石林隐愚禅师作诗《尘和尚挂锡广岩寺》《又三月六日偕素和上、隐林法侄,邀百衡陈茂才游岱山入桐庵见桃花,韵拈春字似闲和上》。
清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东岳石林寺隐愚禅师受大学士蔡新延请到漳州净众万寿禅寺开堂讲法。清咸丰元年(1851年),铸“岱山寺”铜钟。后寺院又荒废。清宣统三年(1911年),黄仲琴先生将岱山寺铜佛铭文拓出。民国六年(1917年),龙溪修志局请县署保存古迹,移岱山寺铜佛置赤岭部院祠,主要由就近的铺下、莲池尾、玄坛宫三社林氏供奉,仍由纯如白禅师裔下和尚住持。
民国七年(1918年),漳州兴建中山公园。民国九年(1920年),移岱山寺铜佛于中山公园内“馀园”。该年五月十八日,黄仲琴先生一行再度寻访岱山寺遗址。
文革时,岱山寺铜佛被充作废铜运沪,后不知所终。如今的岱山寺遗址仅存《大山广岩禅院纪略》石碑与五株菩提树。
注:岱,即“泰山”也。岱山,因东岳庙所在而得名。漳州东岳庙在岱山南麓杨筠岭下
《漳州府志》:金铜佛像,崇宁甲申,诏天下建“万寿禅寺”。本州营寺基于正殿上,掘土一丈,得金铜无量寿佛一躯,形制精妙。郡守以闻,俾绘像以进,倅石亚属郑昂为记。
郑昂,字尚明,福州侯官(今福建福州)人。徽宗政和五(1115)进士。为详定九域志所编修官,转承事郎致仕。有《书史》二十五卷(《书史会要》卷六)、《春秋臣传》三十卷(《宋史》卷二○二),均佚。事见《淳熙三山志》卷二七。
大山院,距城北六里,明僧纯如建。岭寂清幽,为一郡胜境。先是宋崇宁间,诏建“万寿禅寺”,掘地得金铸无量寿佛一尊,形制甚好。郡守上闻,绘像以进。至是纯守移佛像于此。
清乾隆《海澄县志》:僧净方,三都林氏子,得法,能诗。武林还,住郡北大山寺,三度开堂,绅士云集。僧性敏,三都蔡氏子,居郡北龙山,种梅数百株,与净方相去十里,结韵社,绅士陈常夏、谢亦骥、陈箴、刘勃、李基益、王之邻、黄正檖、林惇,逸民杨祺、魏岸、洪思、施礎,凡数十人,相唱和,亦禅宗之秀。
隐元隆琦禅师 隐元(1592年-1673年),俗姓林,名隆琦,字曾昺,号子房,福建省福清市人。中国一代高僧、日本黄檗宗宗祖。2022年正值隐元禅师圆寂350年。是年2月25日,日本宫内厅向日本黄檗宗颁授册书,日本天皇加谥隐元为“严统大师”。据悉,这是隐元禅师第七次受到日本皇室加封。
《隐元禅师语录》清 隆琦 僧纯如请上堂,问:“如何是佛?”师云:“圆陀陀。”“如何是法?”师云:“活泼泼。”“如何是僧?”师云:“任腾腾。”进云:“佛法僧,蒙师指示。如何是衲僧分上事?”师打。云:“且道是甚么事?”僧拟拜师。又打。乃云:“腊月一好消息,雪衬梅花太浪籍,大地浑成银世界,摩诃般若波罗蜜。一亘晴空,普贤卖俏。千机顿现,妙德风骚。黄面老子,宝花台上烂翻葛藤。碧眼胡僧,荆棘林中斩钉截铁。看来这一队老冻侬,胡言汉语,惑乱天下,人不为不少。且喜今日,筑遇寒风,辊作一团,不分皂白,大众还有为他雪屈者么。”众无语。师云:“识得纯如真境界,分明一块玉乾坤。”下座。上堂,云:“兹因纯如禅人,为鼓思王檀越,请山僧升座,举扬佛事,用作追修荐拔之功,以酬四事供养之德。若论佛事,禅人未举念时,举扬了也,荐拔了也。若信得及知恩有地,其或未然,不免放一线,道应个时节去也。”竖拂子,云:“阳升阴降不离者个风光,死去生来不离者个面目。天地以此为根本,万物以此为发生,佛祖以此流传慧命,衲僧以此卓立乾坤,过往先亡以此超升莲界,现存眷属以此福荫儿孙。乃至四生六道殊相劣形,莫不以此安身立命。虽然如是,秪举得一半,那一半又作么生放下。”拂子,云:“一念回机,八万尘劳顿息,刹那省觉,无量妙义全彰。非全彰莫显顿息之力,非顿息安知全彰之旨。须知全彰处正是顿息时候,顿息时候正是全彰处所。元无二致。岂有两般。如是则鼓思居士昔日生未尝生,即今死未尝死。生未尝生,日午正三更。死未尝死,夜半日头红。若能如是,会端坐碧莲中。此乃是荐拔话略,且道应时超脱。一句作么生,道良久。”拍禅床,云:“会么!直指觉灵归去路,天回地转两眉春。”下座。
岱山学公为师庆诞,请上堂师云:人人俱有摩天志,谁肯活埋浅草中。触著现成铁楖栗,自然两翼起清风。诸人还会么?良马见鞭影而行,凤皇闻韶音而至。一念还源,叠叠祖山增秀色;刹那返本,温温丈室愈风光。得到者个,田地不染一尘,尘尘具足。豁开格外,眼睛圆明如镜,镜镜全彰。万别千差,难逃至鉴。千差万别,总归一致。一亦无有,脱体风流,三世诸佛,列代祖师,尽向者里出入。出于机,入于机,出入分明,不自欺来。无相去,无相来,去去来无两样。吾人日用常如斯。世出世间为标榜。兹者岱山学公,不远千里而来,特申庆诞。可谓知源得本,恩归有地。山僧所愧无法为酬,只将现成络索推出,以塞来命。且道还恰当也无。眼底溪山千古翠,胸中流出四时春。下座。
《为岱山募斋僧田引》黄檗与岱山,相去六百馀里。溪山虽隔,而道契犹面也。云衲屡屡称岱山主人,无诸城府,不立门户,贤愚一致,宾主两忘,广纳四来,大包荒秽,诚为人天之福田,堪作云水之归处。一日持疏,乞余说偈,警诸同志,共成胜事。以为永久斋僧无漏之良田。余思吾闽大心僧伽舍禅人者谁欤?乃欢喜踊跃而为说偈。独羡岱山好养贤,囊空岂肯让人先,满怀托出浑无物,撮土为金成福田。
《复鼓思王居士》所尊者道,所重者法。法道之所,在舍身卫之非过也。法道之所,不在忘名事之奚益焉。然今正值禅林秋晚之时。破法沙门谬解宗徒,靡所不至。若非正眼决之,恐被邪师所惑。卫之事之,有何补于法道乎。是以我宗贵在眼正。眼若果正日,尝行操则无颠蹶之患。入佛堂奥必也可期矣。故僧问古德:“如何是正法眼?”德云:“破沙盆。”且道是甚么意旨?所冀居士弗舍昼夜,孜孜参究,毕竟是甚么道理?脱若㘞地一声,便知山野棒头落处。而顶王之珠,甚深微妙之法,不待问人,了了自明之矣。嘱嘱。
又祖师西来,直指现成。公案本无一法系缚于人。宁有只字片言可削哉。盖披剃乃大丈夫之事,非将相之所能为。岂是省应接而后巳。然此法门正要当人自省自鞭自悟,不妨门下道著。苟能自省自悟自鞭,直下便与祖师不别。而其尘缘不期了脱,而自了脱求其圣名,了不可得,而况凡胎俗骨耶。门下果能一刀两段,则黄檗早已八字打开,一任四面而入也。蒙赐信物,领谢不尽,更冀秋试,便道一晤为幸。
《清漳净尘上人求荐乃师樵云公》余初出家时便闻公名欲渴见而未能。一日,公过碧芝岩,道经黄檗。观公德泽润如春膏,诚不虚平昔所慕也。别后,余行脚遍参经历二十馀年。及庚午回闽,复面公于芝山精舍。然间有议公未具佛祖爪牙,岂堪为人师范。殊不知有一行过人,一德可嘉者,亦足为浊世之标准。近闻归寂石室,令人嗟叹不巳。遂寄瓣香以表昔年之好。其徒净尘,令台则上人不远五百里而来,乞求法语为助荐。愧余学浅心粗,宁敢放言污渎先辈面门耶。因见上人虔虔恳恳,似不得免。聊叙数言以塞来命。夫荐师之道,不须别求,别求终不得力。直须向自己脚跟下一刀两段,百了千当。不独上人师祖已荐,乃至尽恒沙际一切师僧父母有情无情俱已荐矣。何故悟则事同一家,不悟则万别千差。上人果不外余言,异日得到与么时,始信吾不汝欺也。《行实》庚午春,黄檗本寺请(费隐通容)老和尚至山,师同回寺,乃三月十八日。老和尚云:“汝乃本处人,可领簿南行募化。”师即领命至漳南见东里王居士,云请老和尚到山之意。七月间,又到潮州草庵月馀。师衣衫褴缕,主人疑非黄檗,缘事不就,占二偈为别。“草鞋踏破已多年,半似风流半似颠;满地黄金浑不顾,又拈白纸告青天。”其二,“试将冷眼向南看,世道纷纷化道难;三十年来无取舍,相逢尽是铁心肝。”即回至漳,闻老和尚有答东里公书,云:“八月初一归浙。”师遂空手归山,益见山中凄楚不堪言,乃云:“檗山苍翠叠层层,难掩孤贫一个僧;堪笑化工又未瞥,春来秋去太忙生。”
蕅益智旭大师 智旭(1599年—1655年),明代僧人。被奉为净土宗第九祖,与憨山德清、紫柏真可、云栖袾宏并称“明代四大高僧”。
《闽游集自序》蕅益智旭 自丙子卧病九华,无复人世间想。戊寅秋,践吾友帚师之约,幻游闽南,拟掩关静坐耳。讵意鼓两片皮,作座主活计邪。流浪温陵霞漳间,几及四载,种种家丑,播扬略尽,二三同志,苦欲灾木。余惟赋性僻拗,不近人情,所有言句,多触时讳,流通之者,殆非爱我者也。然业将身命,付诸龙天,诚复不敢自爱。遂弁数语,以听知我罪我于天下后世云。
《赠纯如兄序》蕅益智旭 众祐有言曰,善知识者,得道大因缘,是全梵行。夫随其所修一种法门,自利成就,足范后昆者,教授善知识也。办真实出世心,修三乘出世法,所志无乖,所见无戾者,同行善知识也。善护三业,克供四事,俾行人得安心办道者,外护善知识也。予自壬戌出家,于今十九年矣,学无常师,交无常友,根钝力微,每藉境缘自鍊,见善思企而罔及,见恶内省而多惭,于三种善知识中,惟教授最多。盖三人行必有我师,况世出世法各有所长者乎。又况久相结契,如曹源之勤学,雪航之婆心,惺谷兄之辣手,诵帚师之笃信,归一师之孤峭,修雅师之恬退者乎。又况会事参谒,如无异师之慈悲广大,闻谷师之谨严缜静,无尽师之弘扬教观者乎。又况湛明师引进雪岭师剃度,戒宗师授沙弥戒,古德师授菩萨戒,乃至憨大师之书问慰诱,梦寐神交,频相策发者乎。若同行善知识,生平止得一人,壁如镐兄是也。外护善知识,于松陵得一人,曰鉴空宁公;于吴门得一人,曰竺璠净公;今丹霞得一人,曰纯如白公。宁公之护予默关也,身为侍者,不令缁素一人,辄来扰子。净公之护子结坛也,百一所需,无不毕具,然犹曰孑尔微躯,主道尚易易耳。今同志数人,结夏岱山,相与专办己躬下事,二时课诵,亦不应酬。令我同志,无不优游坐进斯道,较前二公,已为大难。且净公僻在密渗之禅,宁公虽趋向持戒,力所赡者,不过营福一涂。公则尊贤容众,雅量冲怀,已足补吾所短,而虚心乐善,雅慕佛法,尚可慰吾同行之思。岂宁净二公所能及哉。昔杨歧直院十年,儿孙满地,四明一学人,请教观于法智大师,命理常住事三载毕,重申前问。师震威一喝,顿悟性具圆宗。实力比丘,迦叶佛所,愿于释迦佛时知僧卧具第一,乘本愿力,以童子出家祇园,见客比丘来去纷杂,重发愿云,我年二十进具戒后,当理此事。及进具證果,念空无相无作三昧,此愿将息。佛以夙愿责之,遂毕世知僧卧具。客比丘来,皆亲授房舍。初更时到,放一指光。二更时到,放二指光。乃至五更时到,放五指光,普为十方大众诸佛菩萨之所称叹。念念入定放光,念念出定慰客,所谓善入出住诸禅三昧者也。然如此神通作用,究竟岂离吾人现前一念。故云能观心性,名为上定。纯公于此,蓦然荐取,则实力四明杨歧鼻孔,乃至三世诸佛鼻孔,俱可一串穿却矣。《赠衍如兄序》蕅益智旭 尝慨末世士,机械日深,去道日远,名相之心日以重。取益之方日以微,求忘机械,略名相,熙怡自得,不为习俗所染者,衍如琳公,其庶几乎。公鄣南名族颜氏子,剃染于虎硿,遂举千古垂废之道场,而鼎新之。住持十五载,百务俱备,乃发足操方。初至武林,参似空金台诸法主。次至吴中,晤汉月顶目等诸禅德,禀沙弥戒。次达留都,诣古林庵圆戒。理归装,邂逅雪关訚公,登黄蘖山谒隐元琦公,最后乃师事闻谷老宿,定法名,习禅坐,重證戒品。而挂锡开元之甘露戒坛,适余至,公大庆,为余率众解制。余到岱山,公先往,俟讲事完,力拂虎硿仙亭诸子之请,仍与予岱山结夏。每观世人,稍营一窟,便欲作久安计。今虎硿仙亭,皆表表名刹,公飘然不以系心,岂无所见而然哉。然游戏解脱,萧然物外,仅可自利,未可利人。且公广参知识,以闻谷老宿为宗,又憾晤余之晚,余无似,姑置。公试思,今时学人,罔不未得言得,未证言证,而闻老偏把定要津,坐断狂禅舌头。故智者有言曰,真寂之于云栖,譬有若之于孔子也。公何不绍其芳规,兼律兼教,以念佛求生净土为指归。设有宗门种草,不妨令其苦参实究,但痛戒其捕影掠虚。漳南佛国,深望公一振其颓,宁直作散圣家风,图无事累心而已。
《冬日过虎崆访衍如首座》蕅益智旭 石径苔痕古,云端隔市尘。泉声流一线,虎口露全身。桂发原无隐,梅开不借春。东风消息近,又见树枝新。
《衍如禅兄像赞》蕅益智旭 欣欣厥容,谦谦厥德。无事萦心,有怀诣极。揖春风兮饮和,历岁寒兮自得。时人是真时人,弥勒是真弥勒。
《樵云律师塔志铭》蕅益智旭 予在江外,即闻樵云关主,以苦行实修,为八闽敬仰。戊寅冬,渡洪塘,趋温陵,担役愚夫,皆能言其为众之切,自课之勤也。未几,闻讣,恨缘薄,不及一晤,赋短章哀之。越二年庚辰,予至漳南,高足如田,遵遗命营全身塔于石室之岭,请予铭。按师为澄邑新安周氏子,出家漳之开元寺,法名“真常”。“樵云”,其别号也。儿时以瓦缶竹木列为瓶锡,父知其志,舍入寺。寺为罗汉琛禅师道场。师剃度时,即有慕琛之心。谒南山闲寂老人,禀尸罗要旨,咨净土法门。既于堆云岭头建亭施茗,每经残月下,一虎当涂。师以杖叩云:“此往来要道,慎毋面目憎人。”虎驯去。次于三台石室,瓦釜绳床,课经枯坐。阅三载 ,拟欲他往,闻空中有声留之,乃启建佛殿,结搆僧寮,额其岩曰“闲云石室”,盖闲寂老人曾于此栖迟故也。闭关峭坐,寝食俱忘,道风日著,檀信日归嗣是。设华严堂,辟接众舍,延待十方,尽心尽礼。爰感五台无静律师,为不请友,飞锡关前,为师圆具。从此葺三山之大藏,兴支提之辟支,参无尽法师于天姆,觐普门大士于普陀,乃至游历南华,肖六祖栴檀之像,复归石室。又以行脚多年,律学疏旷,北登五台,重咨心地。然后开甘露戒品,于温陵古莆诸处,而一以净土为指归。师一生笃实苦行,普心接纳,于禅讲名流,尤虚怀靡閒。盖其乐取人善,年弥高而德弥谦,故不必挥麈竖拂,已可扶宗教之衰矣。世寿八十有三,法腊五十有奇,剃度若干人,戒子不啻万指。铭曰:先哲既逝,人情日浮。掠虚逞见,谁怀远忧。海南佛国,沦为荒丘。髡不禀戒,兵奴狱囚。挺生樵老,爱河之舟。
就山古门真禅师《五灯全书》清 超永 浦城就山古门真禅师潮阳潘氏子。年十九。投大草庵为僧。初参黄檗琦。示以倒却门前刹竿话。久无入处。一日入方丈。求开示。琦竖拳曰。会么。师曰不会。琦便掌。师作礼。琦曰。下坡不走。快便难逢。师罔措。明年,回漳州岱山寺。一晚,与同参在山门外。师举倒却门前刹竿。声未绝。同参将师劈面一掌。遂有省。后依金粟元。一晚,元下堂勘验。问曰。好一堂古佛。为甚么不见放光。师便一喝。当下通身庆快。遂成偈曰。㘞地一声元有据。廓然脱落了无依。眼空四海明端的。者段风光只自知。师后主马峰、荐福、善政诸刹。有各会语录行世。(百痴元嗣)。
隐愚性发禅师《尘和尚挂锡广岩寺》:“一片香昙瑞气融,广岩于此振宗风,黄龙会里推龙象,复见天花雨讲中。”
《石林隐愚禅师语录》广严禅寺 乾隆丙子腊月,受监院竺舟大师请上堂,乃云:夫所谓广严者,以佛心本广,慧性本严,故额焉。赞世尊之妙义,沐盛朝之清化,佛法增新,玄门鼎盛,我佛降生,碧莲化身,出淤泥而不染,见真性而皆空。不觉其心自广,其性皆严。夫惟不待广而能广,是名真广。不待严而能严,是名真严。下此者能无待用力焉。余不忍私心自待,独善厥躬,欲使天下诸善信,身心悉皆广严,且异恒河沙数百千万亿。国土处处皆广,人人皆严。庶诸善信同证广严,齐修万善。今日者,持律、持行、持心、持性,这四持还有木叉也无?风来波浪起,水涨见船高。挥拂下座。
《又三月六日偕素和上、隐林法侄,邀百衡陈茂才游岱山入桐庵见桃花,韵拈春字似闲和上》欲尽阳和始结邻,迂回复见一庭新;花心有待迎人晚,悟入灵云次第春。
《云顶庵同巍和尚话旧兼呈尘大师》云顶欢相聚,清芬慰我思;快论当日事,互检别时诗;凉入秋先至,宵分月欲移;尊严高白足,满座是芳规。
大山广岩禅院纪略
注:结夏,是指佛教僧尼自农历四月十五日起静居寺院九十日,不出门行动。又称“结制”。
外护善知识,指供给我衣食所须以使我安心修道的善友,为三善知识之一。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古雷网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古雷网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图片列表:

喜欢0 评分0
游客

返回顶部